Passbook商家实战须知

2012/10/08 § 留下评论

Passbook入门

2012年,随着iPhone 5的发布,苹果公司将其操作系统升级到iOS 6。Passbook是iOS 6的新功能,一个用来管理电子凭证的应用。这将对广大商户与消费者之间的互动产生深远的影响。
商户通过发放会员卡、积分卡、优惠券等,能够提高消费者的回头率、品牌忠诚度,吸引人们多消费。但精明的消费者往往不得不带着厚厚的卡包上街。Passbook的诞生,正是为了将所有这些“卡”和“券”电子化,存放在iPhone里。目前,Passbook所支持的电子凭证类型共有五种:

  • 优惠券
  • 积分卡
  • 登机牌
  • 入场券
  • 通用会员卡

这些电子凭证在Passbook中的显示格式是相对固定的,都是由苹果的设计师设计好的。当然,商家也可以调整设计。苹果提供了一套电子格式来代表这些凭证的内容。譬如优惠券,应该有商号、折价信息、有效期等,加上最最重要的条形码(或者二维码)。Passbook里头各个凭证的条形码(或者二维码)都是根据商户提供的信息在iPhone上自动生成的,保证显示清晰无误。
目前,在国内支持Passbook的商家有QQ电影票、携程、去哪儿等。相信不久就会有很多商家支持Passbook。

Image

 

Passbook与众不同之处

今天,使用电子优惠券或电子机票是很平常的事。我们平时团购电影票的时候,会收到带有二维码的彩信。其实那就是一张电子票。那么Passbook有什么与众不同呢?

1、稳定而庞大的使用人群
在中国,已有突破千万人安装下载了iOS 6,也就是说有超过1000万Passbook用户。这是一个高端的、有消费能力的、对生活有追求的人群。Passbook是其他手机平台或者同类解决方案所难以比拟的高起点平台,一个吸引眼球的推广渠道。

2、极低的进入成本
由于Passbook的电子凭证仍旧使用二维码或者条形码,商家不需要改造原有的二维码(条形码)扫描识别体系。基于实体卡片的制作和分发成本又完全可以节省下来。所以Passbook能够帮助商家降低运营成本。

3、通用的电子平台
尽管Passbook是苹果独有的应用平台,但Passbook背后的技术完全是跨平台的。Passbook所使用的.pkpass文件类型完全可以移植到Android等其他手机平台。所以,商家不必担心使用Passbook技术就相当于被绑架到苹果手机上。

4、实时的票据更新机制
人们若需要更改实体卡片或者纸张票据上的信息,往往需要换卡或者换票,非常不方便。Passbook则运用了苹果成熟的Push Notification技术,能实时的远程的更新电子凭证上的信息。譬如,你打电话给航空公司改票,你的Passbook里的电子票就刷的一下自动更新好了,非常智能。

5、超高的使用率
商家能够为其会员卡、优惠券设置有效的使用地点和时间。当消费者进入指定的使用地点或者临近使用期限时,无论消费者是否打开Passbook应用,Passbook都能够自动弹出提醒消费者使用对应的“卡”和“券”。这个特性是所有基于纸张和塑料的卡片、所有短信电子票、所有第三方解决方案所无法比拟的。

Passbook电子凭证的制作与分发

Passbook电子凭证的制作完全可以DIY。如果想随手试一试,可以上网:

但如果希望真正投入商用,还是需要一个相关的技术团队作支撑。不然就需要自己申请苹果开发者账号、架设用于管理电子凭证的服务器、取得SSL签名证书、注册苹果Push Notification服务、写程序批量生成电子凭证并分发给消费者。尽管这比雇人设计一个网站或者App要容易得多,但总是有点琐碎繁复。
最后,说说Passbook电子凭证的分发方式,共有三种:

  • 将制作好的电子凭证pkpass文件用电子邮件附件的形式发给消费者,消费者用iPhone打开邮件,并添加凭证到Passbook。
  • 消费者用iPhone上的浏览器打开下载在网页上的电子凭证。
  • iPhone App直接把电子凭证添加到Passbook。(商家要先有自家的App才行)

Passbook的未来是实现真正的电子钱包、移动支付。祝各位商家随着新技术越做越好,生意越来越兴隆!

这是第一篇用Windows Live Writer写的日志

2012/02/10 § 一条评论

测试好不好用。

开放FIT输入法SDK的思考

2011/07/11 § 一条评论

2011年7月5日,我们FIT团队宣布开放FIT中文输入法iOS SDK。这样,任何一款iPhone/iPad App都可以内嵌FIT中文输入键盘了。这件事在国内的开发者圈子反响不小。胡维在知乎网站上问我:FIT输入法是怎样做出开放SDK这样的决定?下面,我把我在知乎网站上的回答转帖在我的博客上。望大家指正。

做FIT输入法SDK的想法由来已久。思绪大致是这样的:

1、冯华君(新点科技合伙人、FIT for iPhone,即WeFIT的主要作者)一直都有把FIT输入法开源的想法。他也做过尝试,搞了个fitx。不过最后变成了狂热爱好者小圈子的事,开源并没有推进FIT输入法的进步。此事也就搁浅了。但这个想法奠定了我们今天决定开放SDK的基础。
2、苹果公司一直很重视触屏键盘体验,我们相信短期内它不会开放系统键盘接口。FIT,和iCosta、iAcces是最早的iPhone中文输入法,但三家实现替换苹果自带输入键盘的方式都不一样,也就是破解方式不一样。每次iOS大版本升级,它的键盘方面的代码就大改,FIT截获系统键盘的方式也要大改。破解是一项艰巨的苦力活啊。但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苹果在输入方面的努力一直朝着越来越合理的方向走。到了现在,苹果是允许开发者设计App内适用的键盘。苹果的思路值得跟随和尊重。但它的中文输入体验还不够好。既然我们是支持苹果而不是挑战苹果,我们的方式也应该改变。
3、安装第三方输入法要求用户的iPhone“越狱”,而越狱过程对于用户是一种很不好的体验,也有违我们推崇正版软件的理念。从技术的角度,越狱实际就是像黑客入侵服务器那样,设法夺取用户机器的root权限。iOS每升级一次,越狱的用户就得等黑客们再找到系统漏洞,才能升级享受最新的技术成果。我相信愿意这样折腾的用户的比例会越来越小。为装输入法而越狱会成为小众行为,所以FIT应该回到易于用户使用的方向上来。
4、FIT从开放中来,也就应该在开放中生存下去。去年秋天,我们决定抛弃独立开发拼音引擎的计划,转而与开源产品SunPinyin合作。这个过程我们不是奉行拿来主义,而是真的针对这个开源引擎的问题去改进,并把成果贡献给社区。后来团队推出写字板和随享两款App,进入移动应用市场。这时候,我们不但自己实践了App内嵌输入法的新方式,也有机会听到同行对这种方式的反馈,最终让开放SDK这件事成为可能。

开放输入法SDK,这是FIT团队的一个里程碑。接下来还会有很多新探索新尝试。做效率类工具类移动应用,目前这依然是FIT团队的主要方向。无论我们后续在什么领域上发展起来,我都相信开放、合作、深入技术这三点是FIT赖以生存的核心。希望SDK成为一条桥梁,把我们、同行、还有用户连接在一起。

与同事谈论产品营销

2011/02/25 § 一条评论

优秀的产品营销,不但要卖得动产品,还应该在售卖的这个动作中,传递着信息。这些信息可以是理念,可以是精神,甚至是哲学、信仰等等。越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信息,这个产品对消费者的附着力就越强。这是我对营销的理解。放在身边形形色色的产品中,这似乎都能印证。但如何实践呢?

营销的过程,好比人与人在对话。对话首先要有内容,或者说得玄乎点,有内涵;然后还要讲技巧。说话的内涵有了,要别人听得见、听得舒服、听得入耳,才算成功。但我们身处的商业社会很容易让我们首先注意到营销的技巧。“标题党”就是技巧至上的一个代名词。我记得有人向我推荐过,App起名要用A字母开头,因为App Store的App列表有一种排序方式是A-Z,这样A打头的App曝光率会大一些。我确信,在同等烂的App当中,A打头的App应该比其他的多赚一点。不过你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App红了是因为A打头。

寻找FIT(按:原名Fun Input Toy,Mac系统上的中文输入法)的内涵,FIT的产品所应承载的信息,应该从FIT成功的根源开始。我帮华君(按:Fun Input Toy的作者)总结了两个字,就是诚恳。诚代表着与用户的约定,恳代表着为履行约定而付出的努力。诚恳的精神不但为早期的FIT打下基础,也影响着InfoThinker的代工品牌。当年(当时),我们带着诚恳去招聘,带着诚恳去招揽客户,带着诚恳去告诉客户们我们不做外包了但仍愿意为他们解决最后的问题。我们得到支持,得到谅解,得到声誉。我们1701的所有人,不都是那样的单纯与诚恳么?是怎么样的人,就做怎么样的事。带着“诚恳”的印记,我们能走得很远。

找到我们应赋予FIT品牌的理念,接下来才可以去玩营销的技巧。就像那年美国选总统,奥巴马打“变革”牌,希拉里打“支招经济”牌,麦凯恩打“美国英雄”牌,但他们饭局、路演、大标语什么恶俗的宣传攻势一样没少。不做“哗众取宠”型营销,做“故作低调”型也行。宣传立体,出手大气(注意不是大方),最后不会输给“标题党”和“山寨厂”。

【转】有关存活者偏差

2010/07/23 § 留下评论

 
1941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正打得如火如荼。有一天,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著名统计学 家沃德 教授(Abraham Wald) 遇到了一个意外的访客,那是英国皇家空军的作战指挥官。他说:「 沃德教授,每次飞行员出发去执行轰炸任务,我们最怕听到的回报是: 『呼叫总部,我中弹了!』 请协助我们改善这个攸关飞行员生死的难题吧!」

沃德接下这个紧急研究案,他受委托分析德国地面炮火击中联军轰炸机的资料,并且以统计专业,建议机体装甲应该如何加强,才能降低被炮火击落的机会。但依照当时的航空技术,机体装甲只能局部加强,否则机体过重,会导致起飞困难及操控迟钝。沃德将联军轰炸机的弹着点资料,描绘成两张比较表, 沃德的研究发现,机翼是最容易被击中的部位,而飞行员的座舱与机尾,则是最少被击中的部位。沃德详尽的资料分析,令英国皇家空军十分满意。

但在研究成果报告的会议上,却发生一场激辩。负责该项目的作战指挥官说:「沃德 教授的研究清楚地显示,联军轰炸机的机翼,弹孔密密麻麻,最容易中弹。因此,我们应该加强机翼的装甲。」沃德客气但坚定地说: 「将军,我尊敬你在飞行上的专业,但我有完全不同的看法,我建议加强飞行员座舱与机尾发动机部位的装甲,因为那儿最少发现弹孔。」 在全场错愕怀疑的眼光中,沃德解释说:「我所分析的样本中,只包含顺利返回基地的轰炸机。从统计的观点来看,我认为被多次击中机翼的轰炸机, 似乎还是能够安全返航,而飞机很少发现弹着点的部位,并非真的不会中弹,而是一旦中弹,根本就无法返航。」指挥官反驳说:「我很佩服沃德教授没有任何飞行经验,就敢做这么大胆的推论,就我个人而言,过去在执行任务时,也曾多次机翼中弹严重受创,要不是我飞行技术老到,运气也不错,早就机毁人亡了,所以,我依然强烈主张应该加强机翼的装甲。」这两种意见僵持不下,皇家空军部部长陷入苦思。
 
他到底要相信这个作战经验丰富的飞将军, 还是要相信一个独排众议的统计学家? 由于战况紧急,无法做更进一步的研究,部长决定接受沃德的建议,立刻加强驾驶舱与机尾发动机的防御装甲。不久之后,联军轰炸机被击落的比例,果然显著降低。为了确认这个决策的正确性,一段时间后,英国军方动用了敌后工作人员,搜集了部份坠毁在德国境内的联军飞机残骸,他们中弹的部位,果真如沃德所预料,主要集中在驾驶舱与发动机的位置。
 
看不见的弹痕最致命
 
乍看之下,作战指挥官加强机翼装甲的决定十分合理, 但他忽略了一个事实:弹着点的分布,是一种严重偏误的资料。因为最关键的资料,其实是在被击落的飞机身上,但这些飞机却无法被观察到,因此,布满了弹痕的机翼,反而是飞机最强韧的部位。空军作战指挥官差点因为太重视「看得见」的弹痕,反而做出错误的决策。这个案例有两个特别值得警惕的地方。第一, 搜集更多资料,并不会改善决策品质。 由于弹痕资料的来源本身就有严重的偏误,努力搜集更多的资料,恐怕只会更加深原有的误解。第二,召集更多作战经验丰富的飞行员来提供专业意见,也不能改善决策品质,因为这些飞行员,正是产生偏误资料过程中的一环。他们都是安全回航的飞行员,虽然可能有机翼中弹的经验,但都不是驾驶舱或发动机中弹的「烈士」。
 
简单的说, 当他们愈认真凝视那些「看得到」的弹痕,他们离真相就愈远。
 
信息界有所谓「Garbage In, Garbage Out」, 前提(或假设)若是错误,再漂亮的统计算式或方法、再多的资料,也不能让后面的推论变得正确。在管理实务与日常生活中,许多关键的资料, 也像上述轰炸机的个案一样,会因为「失败」而观察不到。
 
台大刘顺仁教授在著作《决胜》一书中, 对「存活者偏差(survivorship bias)」举例说明。如果有一位70岁的老人在电视上说,他就是靠每天抽一包烟、嚼一包槟榔才能长寿, 请想起「死人没法上电视说话」这件事。同样的道理,不是那个地方长寿的老人家吃或喝某东西, 某东西就是养生圣品。

再看一个骗钱的例子

1月2日你接到一封匿名信, 向你表示,这个月市场会上涨,结果市场果然上涨,但你不以为意,因为大家都知道有元月效应这回事 (历年来一月间股价涨多跌少)。到了 2月1日,你又接到另一封信,向你表示,市场将下跌。这一次,又给那封信说中了。3月1日再接到一封信,情形一样。7月,你对那位匿名人士的先见之明很感兴趣,对方邀你投资某个海外基金。于是你把全部的储蓄拿出来投资, 两个月以后,那些钱有如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你伏在邻居的肩膀上嚎啕大哭,他告诉你,他也接过两封这种神秘信,但寄到第二封
就停了。他说,第一封信的预测正确,但第二封不正确。
 
这是怎么一回事?
 
那些骗子玩的把戏是,他们从电话簿找出一万个人名,寄出后市看涨的信给其中一半的人,后市看跌的信给另一半的人。一个月后,将有五千人接到的信预测正确, 然后再针对这五千人如法炮制。再一个月后,剩下二千五百人接到的信预测正确, 如此直到名单上剩下五百人,其中会有两百人受骗上当, 因此骗子只要花几千美元的邮资,便可赚进数百万美元。只要信息不流通, 其它人不知道这假的投顾老师有多么(不)准。

灌木与乔木

2010/04/22 § 4条评论

 
今天与一位熟悉风险投资和创业者的记者攀谈。他有一个有趣的比喻,说各种各样的大企业都像乔木那样,有主干业务,然后才去发展旁枝;在长高长大的时候,即便主干上有了一些旁枝,但也不得不舍弃掉。如果在生长初期有太多样的发展,企业反而会长成灌木这样矮小。我觉得此比喻非常形象和生动。一直以来,我都觉得管理企业就像园丁打理树木那样,因势利导,因形利导,方能成才。什么时候要保护好一支新芽,什么时候要折掉一缕枝桠,是让我着迷的艺术。
 
半年没有更新博客了。这半年,InfoThinker仍然在高速生长。我也还挺适应目前的发展状况。

从微软Office到谷歌Docs

2009/08/17 § 2条评论

 
最近,我开始努力从微软的Office办公平台,转移到谷歌的Google Docs。不过,这并不是说,我认为谷歌已经打破了微软在办公应用领域的垄断。
 
谷歌的东西简单,只是它还没有足够的时间把事情做复杂。我是这样认为。谷歌在在线办公套件领域的尝试,仍然危机重重:
  1. 产品的规划仍然让我感觉十分混乱。比方说离线编辑功能,从08年年初开始到现在,已经出炉一年多了,可是对于浏览器的支持,还有对于收费与免费版Docs的支持,都是含糊其辞。让用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叫做完一个版本。这样的话,只有发烧友敢用,企业怎么敢轻易尝试?
  2. 微软的Outlook和SharePoint,还有与之配套的Exchange Server这些,谷歌还没有根本撼动。
  3. 可以想象,谷歌所倡导的办公应用,应该是运行在浏览器里的。界面是HTML这些网页的技术做出来的,而计算与储存则是发生在服务器端。但并不是只有谷歌想到这个趋势。微软的理财软件Money,早在2007版就已经应用这种技术框架。这个看似运行在本地的程序,实际上是运行在一个浏览器的外壳里。加上Office.com这个域名已经被微软买去,准备做在线版的Office。一场争夺用户的恶战才刚刚开始。

谷歌应该好好检视自己的产品策略,同时注意不要轻易去挑战用户习惯。(原来Google的GMail和Docs都只支持标签分类,不支持文件夹分类;现在就已经支持文件夹分类了。说明它也意识到用户习惯的问题。)当然,无论如何,基于网络的应用是未来的方向。谷歌现在走在前面。